2019-12-27_懂懂日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2019

圣诞节。



群上兵分两路。



一路去了乌兰布统,玩雪去了。



一路准备骑摩托去沂南,泡温泉。



小罗问我去哪?



我说,去泡温泉吧。



主要是乌兰布统今年去过一次了,还有就是曾经在冰天雪地里自驾过1万公里,玩腻了,至少没有太强烈的新鲜感。



结果,天公不作美。



下雨。



计划取消。



中午,小罗问我在哪?要不要吃红烧肉大蒸包?



好!



他直接买了,来我店里。



我在店里装修了一个私人厨房,师傅们正在安装橱柜,我装的是海尔整体厨房,不过安装师傅穿的是方太的工作服,两男一女,其中干活的那个师傅长的特别帅,跟电影明星似的,跟女的是两口子,年龄也就是30岁左右,另外一个负责切割的年长一点,三人搭档干安装。



说起方太,我们话题还是蛮多的。



老板打球,我们是球友,不仅仅如此,本地第一个洗碗机就是我们家装的,当时还多次到我们家拍照。



现在还用不?



基本不用了。



太麻烦,一洗半小时,不如让阿姨洗,更简单。



店里摆了上百幅我儿子的画。



俩人都好奇地问:您是画家?



我说,我儿子画的。



又问,儿子几岁?



我说,9岁。



急忙拍照,说是不可思议。



又问,你们这里什么书都卖吗?



我说,理论上是。



又问,小学试卷卖吗?



我说,不卖。



从而,我推断,他们家至少有一个孩子跟我儿子年龄相仿……



我问,你们是谁家活都干?(各品牌的安装)



他说,是的,安装这个行业就是如此。



我问,安装这些,要多少钱?



他说,1米60到80元。



我问,我们家的这个几米?



他说,6米,就算比较长的了。



我问,一天能赚1千不?



他说,一天两户,全年无休,一天也就是七八百块钱。



我问,收学徒不?



他说,这个活就是出大力,搬上搬下,而且大理石一切割,容易尘肺病,要是稍微有点本事也不至于干这个,这个比搬家还累。



有时我在想,现在的年轻人,也就是懒,若是舍得出力气,一个月赚个大几千还是不难的,例如与装修相关的领域,改水电呀,贴瓷砖啊,还有贴壁纸,我姐开过一家壁纸店,我对这个领域是比较熟悉的,贴壁纸的师傅,若是水平还不错,一个月1万元没有问题。



但是,都是技术活。



有年轻人干吗?



极少!



大家都不愿意再做民工了。



宁愿一个月拿个三千五千坐办公室,也不愿意灰头土脸的赚1万。



还是没缺着。



我在看股票,一边看着股票一边陪他们聊天,小罗来了以后,我让小罗烧水,然后给安装师傅们倒水,师傅们都有杯子。



我的原则是,越是农村来的,越要友善对待,不能让他们感受到半点冷漠,一旦他们觉得你和蔼可亲,就觉得是邻家大哥哥,一旦觉得你冷酷无情,就会产生对立情绪,所以我不会训斥或指责,也不会在他们干活的时候监督着。



友善对待。



就当朋友,哪怕是演戏。



待安装完毕,我跟小罗一起,把切割设备之类的帮着搬上车,一直待车子发动,我们再回屋里。



吃包子。



小罗说,董哥,这房子就是为你而建的。



我说,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,但是要再出手,很难。



他说,也是靠碰。



我说,是的。



他说,看新闻没?户口放开了。



我说,早就形同虚设了,济南青岛一直都是半开放状态,只要你想就能落,有生之年,北京、上海也会放开,现在广州、深圳、天津这些都是门槛非常低的,未来不仅仅会放开,还会直接取消户籍政策,户籍政策是阶段性产物,越南已经取消了。



他问,你觉得会带来一波行情不?



我说,我认为,不会。



他说,最近,我妈还想把我们东环路上的那片沿街卖掉,然后置换到青岛。



我说,长远来看,这个思路是对的。



他说,主要是出手很难。



我说,这类房产若想出手,必须要卖给企业,特别是缺资金的企业,因为这类房产很容易高评高贷,他们可以一分钱不花买到那片商铺,而且还会多贷出一笔资金,可以拿来当企业流动资金,等于联手从银行里套出资金来了。



他问,好操作吗?



我说,非常好操作,我那辆宝马750就是这么来的,4S店买我朋友的房子,高评高贷后,还不想付现金,就用车抵账了,就是纯粹套资金用的,这个听着很麻烦,却是成本最低的资金,因为过去贷款是一年一还,这个贷款是可以分摊到10年、20年。



他问,有这方面的人不?



我说,很多中介就干,就如同我这个房子,我是全款买的,若是我再转手一次,例如卖给自己人,我完全可以把资金全套出来,因为我本身就是损盘买的,比市场价便宜一半,但是评估到市场价没有问题,即便是50%的贷款额度,也等于我一分钱没花买下了这套房子,当时他们就建议我这么操作,我是嫌麻烦,还有就是总觉得弄虚作假是人生污点,我也没贷过款,我怕一贷款,我爹我娘多想,以为我破产了。



他说,我了解一下。



我说,上次我带你去见的那个牛哥,他就是玩这些的顶级高手,他的理论是什么?空手套白狼不算什么,一定是白狼把绳套自己脖子上,然后把绳子再递到咱手里,房产领域的信息不对称是要命的,包括利率是可以谈的。



他说,利率可谈这些我都知道。



我说,未来,能有超过3%回报率的物业投资,都是值得的。



他说,负利率时代要到来了。



我问,是不是觉得你们的资金成本低了?



他说,是的。



我说,利率高低挂钩的是经济增速,整个中国旧社会都是低利率的,你要画条线,整个古代几乎就是一个相对静止的时期,大家勉强能吃饱,财富的增速平淡如水,这种背景下,你投资什么项目都不赚钱,甚至可能是赔钱的,因为整体都要回归到“平静如水”这根线上来,若你在古代是个银行经理,按照现代金融模式去放贷,很大的概率啥都赚不到,因为资金回报率受限于整个社会的财富增长率。



他问,真的有这么恐怖吗?



我说,中国这些年为什么发展的如此迅速?因为过去起点太低了,但是一旦经济上来了,增速必然降低,甚至会出现局部衰退的可能,这是规律,是经济学,不受个人意志控制,未来别说增速6%了,就是3%都很难,看发达国家就行了,所以我觉得优质物业是值得投资的。



也就是说,利率越低,经济活力越差,屌丝逆袭的可能性越小。



大家借来钱做生意要赔钱。



谁还借?



若是借来100万,能赚1个亿,你就是利息百分百,大家也敢借……



所以,不要渴望什么负利率。



那不是翻身的机会。



是噩梦的开始。



我跟小罗讲,钱要在县城赚,一方面是我们有根系在这里,一方面从上而下是比较好赚的,这就如同古代当铺,赚的都是穷人的钱。但是呢?资产要往大城市转移,例如购置合适的物业,买一些合适的股票,未来我们县城也是鹤岗,中国的文明程度是与地理挂钩的,越往南越文明,过去锁定人们的是户籍、田地、工作,当这些限制都解除时,北方人必然不断南迁,前几年我去东北,一个靠近漠河的城市,我开车转悠了三圈才找到一个理发店,没人了。



他说,那个项目你多亏没参与。



我说,参与的话,现在你要去给我送饭了。



他说,早上我还跟我妈讲,还是董老师狡猾。



我说,不是我狡猾,是当时老师说了一句话,这些人早晚都是要进去的,你要与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,保持自己的干爽,就是不要产生合作,哪怕就是白拣钱的事也不要干……



这些有着特殊身份的人进入了商业环境,说不被拉下水是假的,自己就把自己拉下水了,因为整天接触的全是私营企业老板,身价几个亿,而自己呢?拿死工资,一个月五六千块钱,而自己手里的蛋糕比大家的都要大,自然心理就不平衡了,别人送点就收,出事是必然的,因为现在有个关键点,只要实名举报,必查。



真是,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下水,被捉。



最近出去吃饭,没别的事,全是这些八卦,有鼻子有眼的,总而言之,人不出事的时候,春风得意,所有人都是跪舔模式,出了事,全是骂的,各类故事都有了,桃色的、绿色的、红色的……



反正,没有赞美的。



每当此时,我就在想,我应该也是如此。



春风得意时,谁见了不喊一声董老师?



过街老鼠时,谁不背后骂一句大傻逼?



人,天生有两大快感。



塑神。



倒神。



任何一个被赞美到极致的人或物,离倒掉都是只有半步之遥,半年前,谁不赞美华为?可是因为一个离职员工的事,整个舆论接着翻了。



好在,处理得当。



就是极美与极恶,就在一瞬间,转变。



避免跟一些人走的太近,因为很多人身上有炸弹属性,顺带就把我们牺牲了,又不是说多大的业务,一共赚个百儿八十万的,把自己搭进去了,何必呢?



做点,就纯市场。



不做,就算了。



出事的这个人,我是接触比较多,但是只是吃吃喝喝,我认为论修行论涵养,比一般人都要强很多,很谦虚很谨慎。



只是有的位置,天生就是要被抓的……



老百姓不喜欢中肯的评价。



只有两个选项。



黑,白。



我跟小罗讲,我们这个年龄,我们这个阶段,安全比什么都重要,同时要保持足够的信息敏锐度,多参加培训是有用的,至少知道同行们在做什么,可以适当的跟一下,但是不能跨行太大,人必须是从一个优势跳跃到另外一个优势,但是绝对不能轻易的从头再来,例如你们现在全家转行到食品厂,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。



他说,多跟南方人学习。



我说,是对的,要知道势在什么地方,摩托车没落的时候,很多人都转行了,甚至打工去了,而有的人呢?消息灵通,顺势转行做了电动车,又火了,地产我认为依然是县城最支柱的产业,毕竟老百姓对房子太迷恋了,但是要找到合适的切入点,再过十年,县城肯定依然有新房子在盖,但是运营模式肯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。



他说,我做的那个旅游地产,你参与一下吧?



我说,我没钱。



他说,可别了。



我说,我今年错过了两个项目,一个是那个大姐姐的,我光在她身上就错过了至少500万的利润,她拉了我两个业务,都是快进快出的,几个月就能实现抽身,但是我都犹豫了一下,没跟,一个是接一个尾盘,一个是拿一块地皮,我都没参与,事实证明她都是对的,她对我也真好,但是我没有这个福分。一个就是这个差点把咱牵扯进去的项目,关键时刻,我退出了,否则不说被抓起来,至少被喊去问几天话……



大姐姐的这个呢,虽然是眼睁睁丢的钱,但是那天我跟老师复盘了一下整个事,觉得也不算丢的钱,因为从风险的概率来讲,不参与也是对的,因为她本身不是操盘者,只是参与者,另外她是女性,女性在地产领域是很容易被人拿着当枪使的,若是她被人使了,我就顺带被牺牲了,另外我若是投上那些钱,我就真的把脑袋拴裤腰带上了,随时要丢。



所以,不参与是对的。



就是她对我是真心的,但是资本市场是冰冷无情的,别人坑她,她无心坑我,但是也无力偿还,我能咋着她?



后来,我想到了五个字:富贵险中求。



咱没那个命。



当时小罗、名媛,还有一个瑜伽教练,几个人被人忽悠得团团转,非要去西港买房子,说什么西港就是未来的香港……



喊我也一起。



我拒绝了。



我反过头来劝他们,东南亚是什么地方?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咱去投资,就是送肉,国内又不是没有机会,何必跑到那里去?



那都是几个大V忽悠韭菜的。



最终,绝对是一地鸡毛。



投资,必须要把主动权绝对掌握在自己手里,还有就是要降低期望值,例如今年我做的定投,现在应该本金150万了,目前利润是33万,给人的错觉是定投威力真猛。



这么想是错的。



从长远来讲,股市收益率也受限于经济增长。



未来,年均6%都是极限。



之前我发过,纳斯达克涨上天了,这么多年的年均收益率也不过6.6%。



这是一个信息高度畅通的时代。



同时,也是信息高度闭塞的时代,因为不同阶层的人是不会产生交集的,大家都在各自的圈子里。



所以,我们要主动破壁。



去寻找那些正在赚钱的人,要知道他们是靠什么赚的,怎么赚的。



毕竟,贫穷的本质是信息获取受限造成决策失误的累计。



昨天我还在群上分享了一段话,是我从朋友圈摘抄的:十年前小吃店的老板娘头发还算乌黑,她的儿子那会还是个叛逆少年,头发弄的有点潮,偶尔下学后也会过来店里帮个忙,但也看得出面带羞涩和极不情愿。如今老板娘头发花白,她儿子却已经能很流畅的操作着餐食,一脸的娴熟,这个世界看似日新月异,朋友圈、微博、地铁公交和茶楼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“传奇”,然而真实的世界里却只有严谨的阶层。一代、二代…互相不踏入,永无交集…



儿子发烧,媳妇给请了半天假。



我不主张请假。



我们上学时,哪能随便请假?一个初中读完,顶多请过半天假,一个高中读完呢?



一天假都不会请。



什么拉肚子、发高烧。



依然学习。



我去衡水中学参观过,这里被全国人民骂的很狠,培养一群傻子的地方,但是有没有想过,经历过炼狱般的考生们,心理承受能力会大大的增强。



当年,茅侃侃自杀时。



有朋友说了这么一句,他从小就随性惯了,读完初中就没读了,一生没有过大的压力,没有经受过压力训练,例如高考。



高考是什么?



可以这么说,高考是大部分人一生中最博学的、最刻苦的阶段。



想想,不是吗?



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。



现在拿过高考试卷看一看,觉得完全是天书。



你就知道高考有多难了。



我去山体的时候,跟八九岁的孩子打羽毛球,不说完全吊打咱,至少能打个差不多,那孩子才跟我儿子一般大,你看那训练的刻苦。



咱家孩子就活该平庸。



恨不得现在还喝奶。



咱家孩子太娇嫩了,没有一技之长,没有过魔鬼式的训练体验,对于他的成长而言,看似是好事,其实是成不了事的。



请了一天,接着又请了一天,又请了一天。



我很是恼火。



媳妇说了一句:他说,他还不舒服。



我说,要等他说舒服,可能就成人了。



媳妇对上学这个事,也不大重视,因为她也没经历过这些……



不用担心孩子吃苦,受累。



我们这边有个姑娘叫长长,练健美的,参加过比基尼大赛,来我们这边应聘过,我没同意,是我觉得她没拿捏准男人的关系。



农村出身,健美后一群男人围着自己。



她也很热衷于这些。



这是错的。



你只有拒绝了渣男,才能吸引优质男。



优质男被什么样的女人吸引?



那些仿佛很冷的。



长长领悟不了这些,目前还处于别人给买双鞋子能兴奋一晚上的那种……



我问,什么人最懂健美人?



她说,对手,虽然可能输给了对方,但是发自内心地敬佩,因为只有咱知道她付出过多少,吃过多少苦,流过多少泪,受过多少委屈。



外人是不知道的。



早上,我还在群里分享了一段:



今天看了一个日本教育的纪录片,非常震撼:



一、独立,自己坐校车、地铁,自己收拾生活;

二、协作,与他人有效衔接,发挥功能,体谅他人;

三、意志力,大冬天跑步,抗冷冻,气喘吁吁,瑟瑟发抖;

四、动手,农场参观、劳作,了解农作物,体验农业;

五、运动,男女生一样,不娇气,跨山羊,练空翻,踢足球;

六、平等,任何小孩子都是一张白纸,无限潜力等待发掘,都看后天培养;

七、投入,真正的“再苦不能苦孩子”,一切资源向孩子倾斜。



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日本的羽毛球选手,前几天我们在一起聚餐,有教练就说,桃田贤斗会是比林丹还优秀的羽毛球运动员,因为他的心理素质、抗压能力以及技战术,都是一流的。



所有的小日本运动员都两点:



个头矮。



抗糟蹋。



怎么打,就是不服输。



那种精神是很了不起的,你看女单世界排名第一的山口茜,身高只有1米56,在中国队员面前,那就是个小不点,但是就是打不死她。



富二代在顺境的时候,是很容易有创造性的。



研究哲学,研究书法,研究革命,都很在行……



但是,若在逆境呢?



生存,都是大问题!



圣诞夜,球友喊着去吃羊骨头,提议喝点酒,因为有大BOSS在,大家必须喝,我也喝了两碗,半斤白酒,已经是喝的最少的了,别人是四碗。



那我就需要找个代驾。



但是呢,这个位置一般代驾不会来的,在农村。



我就想起了我的前任司机。



他在干代驾。



我给他发个了信息:干代驾不?



他说,干。



我发了位置给他。



我对他是很尊敬的,再怎么说,也是曾经的亿万公子,我给他100元,他不收,让我给他28,我让他收下,他收下了。



来时,我们散席了。



正好他出现了。



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,背着袋子,挨着派发礼物……



这就是公子哥。



就是再穷,再累,该有的情怀依然有。



每人送了一张彩票。



更有意思的是,我们酒席上,刚声讨了欧美国家,说圣诞节是一种文化侵入,据说与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有关,我们应该抵制,最后一个酒,还是关于这个,反正大家都是反对的。



不过,真当圣诞老人降临时,每个人还是很开心地合影了。



上车,出发。



我问,你怎么来的?



他说,开车。



我问,人家都是骑电瓶车,你为什么开车?



他说,觉得方便。



我问,你怎么回来?



他说,打车。



我问,你一晚上能跑多少?



他说,七八十,但是还除掉一半的打车费。



这也是公子哥,与众不同的打工思路,之前他还买了一辆电动车跑滴滴,首付2万8,每个月还4千,连续还3年,他发现压根还不上,主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关键是还要生活吧?



不干了。



把车退了,至少损失2万8。



我问,一会去哪?



他说,我准备去两家医院,想去看看那里的孩子。



我说,很好。



他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人,例如基本的道德、情怀都在线,一说做公益献爱心,那都是最积极的,但是要说泡妞,也是不得了的,开个出租车都能泡35个,我问最近泡了没?



他说,滴滴全程录音,主要是也没钱了,没钱了,泡不到。



做什么,什么失败。



我算是深度了解他的人,毕竟他给我开车,经常一起吃一起住,可以这么说,从他毕业到现在,就没靠自己的能力赚过5千元以上,全是赔的。



那哪来的钱?



众筹来的。



众筹了N轮,依然有人在投资。



怪不?



因为他是双重色彩,大家还是比较信任他的,包括他找到我,我也会投资他的,人真是好人,只是不那么负责了一些,例如不对资本负责,不对娃娃负责,他光想着别人家的娃娃,自己的娃他只负责播种,不照顾。



他的梦想是全世界生娃。



不光是这么想的。



还是这么做的,娶了几房媳妇生了几个娃,国外,也有。



我说的这些,都是真事……



是个很值得研究的人,没有坏心眼,就是从小物质太优越了,不知道别人还需要照顾,也不知道别人的钱也需要负责。



我儿子未来,应该也是类似的心理。



我们的溺爱,都是在培养巨婴。




有次,跟做投资的朋友闲聊,说起什么人最适合做基金经理。



他认为,从事体育运动的人,更适合。



因为,从小就是在战场中长大的。



荣辱不惊了!



最后,又到了周末,大家有什么想问我的,单问无妨!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特别说明:



A、文章非纪实文学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对号入座!



B、文章为有偿阅读,单篇1元,包年200元,可日付可年付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