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懂日记:沟壑_懂懂日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2016
页面上部广告

懂懂日记:沟壑_懂懂日记

 

北方的冬天,只有一个颜色。

苍凉。

山是黄的,树是黄的,一片萧条……

南方的朋友来,大失所望,原来北方这么丑呀?你们的冬天是怎么熬过去的?

元旦时,深圳有个读者跟我一起去烟台,他望着马路两边的树问我:董哥,这是什么树,咋没有叶子?

我说,这叫黄树,因为树干是黄色的,它是靠树皮来进行光合作用的,是世界上唯一不长叶子的树。

他,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,配上我说的话,科普到他的朋友圈了。

我忍住,没笑。

春节去四川,过了秦岭突然有了绿色,那种惊喜感无法言表,太美了,就如同看到自己的媳妇突然回到了18岁,嫩了。

媳妇带我回她老家,就在嘉陵江旁边,洗菜、淘米都在江里,门前屋后都是竹林,简直是世外桃源,这么好的地方,你们咋还总是想逃离呢?

养活不了自己。

我在想,要是把房子修缮一番,我和媳妇生活在这里,应该也蛮幸福的,每天散散步,钓钓鱼,多么的开心?

当然,若是真生活在这里,应该也蛮没意思,毕竟语言不通,吃面食的还是适合吃面食,吃米饭的还是适合吃米饭。

跟媳妇去走亲戚。

亲戚家门口有一种野生的植物,类似北方的姜。

他们拔了,准备扔掉。

让我拣着了,把茎剪掉只要根,我要把它带回北方,看看能长成什么样子,我用塑料袋把它小心翼翼地装起来,放到包里。

我开车一路颠簸把它带回来了。

北方还是太冷,我把它栽到花盆里,花盆放到地板上,有地暖,可是它就是不发芽,我每天都会蹲在花盆前端详半天,你咋就不发芽呢?

但是,也没死。

停暖以后,我把它放到了阳台上,每天用喷壶浇点水。

4月初,突然发芽了。

而且长得飞快,一天几厘米的速度。

现在长多高了?

差不多半米高了。

可是,总觉得病泱泱的,叶子也不舒展,而且长着长着就要歪倒了,难道是养分不给力?

不会,我用的土是东北的黑土,不用化肥都很有营养的。

我爹来看了看。

我爹说,水土不服。

我很用心地养着它,可是它长得依然不舒展,我突然觉得媳妇蛮不容易的,她为了我,独自跑到山东来,养分足够,可能并不快乐。

与爱,与情,与钱都无关,与水土不服有关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片土地,在那里,自己最舒展。

前些日子,我们回家帮父母干活,我看到了路边的野草,特亲切,小时候我们还要撸草种子交作业,每年的寒假作业是交两个鸡腰子给学校,暑假就是交草种子。

这种草类似绿化用的草坪,生命力出奇的顽强,真是打不死的小强。

我挖了一坨,准备带回家栽着。

他们都觉得我神经病,竟然养草?

我把它养到了花盆里,叮嘱我娘:有空就帮我浇点水,过些日子我来拿。

过了半个月,当我再回家的时候,发现我不认识它了,太茂密了,而且长得特别好看,我把花盆端回来了。

偶尔来个朋友,总是要端详半天:你这是养的啥?这么好看。

草!

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变态,大家喜欢的植物我不喜欢,我喜欢大家不喜欢的,偶尔爬山时,遇到一些我不认识的植物,我要挖回来,养着,我就是想看看它在养分充足的时候会绽放到什么程度,是不是有惊艳的感觉。

有,每次都有。

这就如同把一个流浪儿童突然送到了清华大学教授的家里,做了养子。

他会绽放的。

一不小心就成了高晓松。

我们与高晓松的差距有多大,是否认真读书,多赚钱就能追上?

我们至少有三代人的差距。

例如我父亲是农民,那么培养出的我是半个农民,我有着农村人的生活习惯和思想意识,我儿子属于城一代,身上或多或少还有着农村人的烙印,假如我儿子有机会腾飞了,例如成了清华的教授,那么我孙子才有可能成为高晓松。

这一切是理想化状态下的。

成为清华大学教授的首要前提是考上北大或清华吧?

我儿子能考上吗?

小概率事件,一个县城一年才考上一两个。

所以,孩子不存在起跑线的问题,因为孩子成长不是百米赛跑,而是接力赛,我们的接力棒是来自于父辈。

他们已经跑慢了,我们这一代跑得再快,也追不上。

周末或假日,儿子的小伙伴们就来玩,有的干脆就住到我们家,这些小伙伴有城一代,有城二代,他们的生活习惯差别非常大,就拿刷牙来举例,城二代的早晚都刷,城一代的要么不刷,要么只早上刷。

他们中间其实是差了一代人,这一代人,是省不了的。

关于孩子去哪里读小学,我还真没在意过,就近读就是了,学校还能有什么差距?老师都差不多。

前些日子,我跟一个校车司机聊了聊,校车司机也是一个圈子,他们经常交流。

我问他,学校有差别吗?

他说,学校差别不大,老师教的也差别不大,但是小朋友的素质差别非常大,例如一小那边,家长接送孩子很有礼貌,孩子上下车也有礼貌,见了面也有礼貌,车上也很规矩,让大家坐好,大家就坐好。

我问,哪里的素质差呢?

他说,南环路那边的小学呢,多数是附近村庄的,一会就打起来了,两个村的也打,两个班的也打,车子也乱划,座位也给抠上洞。

他这么一说,我突然觉得孩子读书还真是大问题……

有时再一想,我又觉得家庭教育其实是个伪命题,因为我们的高度是孩子的天花板,孩子越听话越像我们,家庭教育的根本,其实是我们自己成长。

我们的成长不仅仅是赚钱。

当然,赚钱非常重要,因为它是一切的基础。

老师来家访,拍了我儿子的书房,我发现刷遍了本地朋友圈,大家纷纷感叹,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读了这么多书?

他每天看两本,不是自己看的,而是我媳妇带着他一起看的,类似讲故事,孩子的书一般只有几十页,20分钟就能读完一本。

我儿子一般是晚上11点或12点才睡觉。

要看书,听故事。

这些习惯能改变他的命运吗?

未必!

儿子读过的每一本书,我都帮着盖上他的章,等他到大学毕业,可能满屋子都是他的书了,这是他成长的见证,也可以培养他自己的读书氛围。

父母天天玩游戏,孩子也会跟着玩游戏的。

父母天天读书,孩子也会跟着读书的。

儿子很多书是重合的,有的是买重了,有的是朋友送重了,那么我们会把这些书送给亲戚朋友,就出现了很尴尬的情况。

书是送去了,但是孩子压根没读。

要么是大人没空陪读,要么孩子压根不喜欢看书,看书有看电视有意思吗?

有时,我也感叹自己给孩子的起点有些低了,但是没办法,我爹给我的起点更低,我若是使劲努力努力,可能会给孩子带去更多的机会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努力的缘故,我们身上担负着改变家族命运的使命,牛哥一看到我们颓废了就叮嘱我们:阶层在固化,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,看看日本就知道了,哪有创业的机会了,社会越发达,商业越成熟,逆转的概率越小。

在牛哥看来,年轻人千万别想那些虚的,又是诗又是远方又是上帝又是佛的,来点实际的吧,先赚钱,2000万为第一阶段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每到夏天,农村人会穿一种用轮胎皮做的鞋,我们这里的土话叫:草鞋垫子,类似红军的草鞋,我爹属于稍微时髦一点的,会去集市上买双拖鞋,一双拖鞋穿到秋天,他从来没穿过象样的凉鞋。

回忆起童年,我就心疼他们。

要是他们有今天的我,就不至于如此了,可以打扮得帅帅的,我娘可以打扮得很时髦,甚至可以涂涂口红,我娘一辈子没涂过。

作为女人,一辈子没有绽放过,也是蛮难过的,是我替她难过,当然她有自己的幸福,我签了一批刘晓庆的书,她比我娘年龄还大,但是我总觉得她只是一个姐姐,她们同是一代人,但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人生经历,从这个角度,我娘活的太委屈了,一辈子没出过门。

在球馆,我们攒了200多个旧球,平时用来训练的,总有人过来拣球打,有些是老师,有些是公务员,遇到这个情况,我就会送个新球给他。

偶尔,咱也鄙视他们一番。

一个球不就是5块钱嘛,至于嘛。

但是反过来想,一下午要用四五个球吧,也心疼。

有次,我跟一个长辈探讨到了这个话题,他跟我讲,其实人性都是差不多的,吝啬、小气都不属于性格缺点,为什么吝啬?因为穷了,谁有了钱也会变得大方,有钱人也吝啬,只是吝啬的起点高了而已。

对!

上次,蝉禅从我这边路过,他去上海创业了,按理说他在济南的生意做得还不错,为什么只身跑到上海呢?回到疯狂的创业模式?

他说,趁年轻,我想再试试,给孩子们更高的起点。

这话,真的触动到了我。

这些年,我完全进入了平静期,对什么都没有很强烈的欲望,包括对钱,因为我收入很稳定,光靠打赏养活一个家族没有任何问题。但是,不会再有大的起色,人生不会太多可能了。

球馆里认识了一个女生,长得蛮好看的,身材不错,装备一流,但是绯闻不少,据说是几个男人的三,基于这些,我们都对她蛮轻浮的,跟她说话完全是调侃式的,就如同对待一个酒吧妹。

她也乐意应对我们。

她喜欢喝酒,挨着喊我们喝,超能喝,20瓶啤酒没问题……

穿着裙子,吃烤串时我们都是坐小马扎,时不时的能看到底裤,白色的,半透明,我是没认真看,是队友告诉我的。

豪爽的女生。

什么都敢聊,包括睡过几个男人,自己是什么罩杯,喜欢什么绝活之类的。

我加过她的微信,没多久就删除了,因为她喝了酒总是给我发语音请求,我受不了,喊我过去玩。

对她,我是蛮心疼的。

就如同我以前写过一段话,挨了无数人的骂:在路上遇到骑电动车的美女,总是很心疼。

这话其实不是我说的,牛哥说的。

就是说,她天生美女,无奈家庭出身、教育背景决定了她只能成为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。

这些不是关键。

关键是总有人打她的主意,层次高的泡层次低的,只要舍得花钱,没有拉不下水的,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下水。

她总是好奇我是干什么的……

我告诉她,我是上班的。

有天晚上9点多了,非喊我出去,就跟馆长说的差不多,球馆里的女人,六七成是婚姻有问题的,要么离婚的,要么夫妻感情不合的。

她找我喝酒。

我没多大兴趣。

她可能感觉人人都想睡她,但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吃肉,有些人是喜欢吃素的,我就属于吃素类型的,至少对她是没兴趣。

我对她的成长蛮感兴趣的。

就是什么使你变成了这样?

她是卖化妆品的,在我家附近开了一个门面店,累计投入小20万,生意一般吧,有两个姐姐,一个弟弟。

父母年龄比较大了,接近70岁了。

她是89年的,弟弟是90年的,弟弟小时候爬变压器被电伤了,生活不能自理,轮椅生活。

她一边说,一边哭。

我说,你别哭,你哭了我受不了,我就走了。

她说,我不哭。

我问,你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安全感?

她说,是,我一直都想嫁个有钱人,哪怕离异的老头也可以,我想给我弟弟一生的幸福,让他有机会出去看看世界。

我问,是不是你俩姐姐不管弟弟?

她说,是的,她们都出嫁了,仿佛没有这个弟弟。

我问,你家不是超生了吗?

她说,超生了,我从小在我姑姑家长大的,我户口在我姑姑家。

我说,明白了。

她说,我一直在想,等我父母死了,我弟弟就是等死状态。

我说,你想养着他。

她说,对。

我说,说句自私的话,你属于你,他属于他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,你应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,你不应该把所有的包袱都主动扛起来。

她说,我不忍心。

我说,有敬老院。

她说,只要有我吃的,就有他吃的。

我说,那是你自己非要把枷锁套在自己头上,别人也管不了。

她说,这个世界咋这么绝情?

我在想,假如她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,可能她是邓紫棋,而如今呢?她只能不断地寻找有钱的男人来改变自己家族的命运,因为不断地寻找,不断地试错,从而给人狐狸精的感觉。

她也许是骨子里很骚,也许不是。

但是,因为在社会上混了太久,她身上有了太多的江湖陋习,包括喝酒、抽烟、纹身……

畸形的家庭一定造就畸形的性格。

我能帮得了她吗?

帮不了。

有球友对她蛮感兴趣的,动辄带着她跨市吃饭,半夜跑到日照去吃海鲜,至于几点回来的,我们就不知道了。

她总是把这些理解为了曙光。

其实,男人只是为了那一炮而已。

她找人倾诉上瘾,找我倾诉以后,总是半夜打我电话,媳妇很疑惑,因为我电话晚上几乎不响,我接了不合适,不接不合适……

我问她在哪。

她说,在店里。

我让笑笑去陪她。

晚上找笑笑倾诉到了凌晨12点,说晚上喜欢抱着人睡觉,非拉着笑笑去睡觉,笑笑不从,当然从没从我也不知道,笑笑跟我讲的。

笑笑平时住在酒店。

早上6点,她又跑到酒店去找笑笑了,没找到。

一天能发几十条信息,打无数个电话。

笑笑说甩不掉了。

咋办?

笑笑回江苏去了,躲几天。

笑笑问我咋办?

我说,有个办法,就是把她介绍给教练当女朋友。

教练一听,可开心了,教练说,那太好了,省的花钱了。

于是,我们又撮合他们俩。

可惜,教练不懂女人心,另外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吸引她的,她需要有钱人,需要能改变家族命运的男人,而且是单身男人,能娶她的男人,所以她把焦点瞄准了笑笑,听说笑笑70多家淘宝店,眼都绿了。

昨天,她去球馆找笑笑,没找到,问我笑笑什么时候回来。

我说,不知道。

她问,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神经病?

我说,在我眼里是。

她问,我有没有可能变成一个好人?

我说,有两个前提:第一、有足够多的钱;第二、你决定改变。

她问,怎么改变?

我说,琴棋书画。

她说,我要是真的想有钱并不难,愿意拿钱给我的人多的是。

我说,那是你以为的。

她说,不是,是真的。

我说,把自己归零,你没有任何身份,没有任何标签,你只是一个小学生,然后重新去规划自己的人生,分为几大类。

第一、读书。

第二、特长。

第三、身材。

第四、标签。

读书,不是在家读书,而是进校园,甚至可以旁听,去接受学校氛围的熏陶,熏陶以后,你内心就没有今天这么浮躁了。

特长,就是你想想你喜欢什么,假如你喜欢音乐,那就去学一门乐器。

身材,就是保持身材,时刻告诫自己,自己是明星,身材是饭碗,永远保持着同龄人的傲人身材。

标签,你要有个身份标签。

当然,这一切没有个四五年是实现不了的,另外有一点是非常难的,就是清零,你要把过去的东西统统扔掉,你不再是一个风尘女子了,而是一个优雅的知识女性。

有这个概率吗?

仅仅是有概率!

以前,我也是这么训斥媳妇的,你看看,你不用上班,有这么多的时间,钱也足够你花的,你为什么不去学点东西呢?或者去健身呢?为什么非要跟韩剧过不去?蹲在家里看了一集又一集,甚至通宵看。

但是,我反过来想,媳妇若是真的愿意改变,她也不会初中都读不完。

她不喜欢读书是一切的根源。

我怎么才能改变她?

那就需要我去引导。

例如,我每天去健身,那么她自然就去了。

例如,我每天在读书,她自然就读了。

我喜欢跟创业者在一起玩,聊天的时候能感受到他们的欲望,就是改变自己,提升自己的欲望,那种如饥似渴的感觉。

而在本地朋友圈子里混,我觉得大家都太平静了,仿佛已经接受了命运,当老师的就安心当老师了,当教练的就安心当教练了,就这么日复一日。

等待退休的来临。

人生没有太大的变数,算到他90岁也发不了多少工资。

可是,他认了。

就如同一个老大哥很自信地跟我说:党政我干了一辈子,干够了,我现在几乎不去上班,一个月还给我发4000多块钱,花不了。

我把他赞美了一通。

他特开心。

我心想,他可能永远无法理解,4000元不过是很多创业者半天的收入而已。

所以,他认为很牛B的事,其实很LOW。

当然,在更高层次的人看来,我们认为很牛B的事,他们也觉得很LOW。

经常有读者回复我:装B、吹牛。

我也不解释。

我跟老大哥一伙打双打,他总是喜欢教我,我在想,人可能都有好为人师的本性,但是我有专业教练,为什么要学你的业余技术呢?何况你的未必是对的。

他喜欢教,我就点头学。

我问了一句:我多久能打败你?

他说,你进步,我也在进步,应该没啥希望了。

我心想,那是你太不了解我了,我这个人的特点是,只要玩一样东西,一定只做老大,不做老二。

那我练就是了。

笑笑是我的陪练,现在笑笑打败他非常轻松了,笑笑现在打的是单打联赛,教练兴奋的不得了,学了一个月的徒弟,现在能挑战无数高手了。

但是他的一个月,是高强度的训练,日复一日的。

球馆里的那些球友,多数都是没有正规训练的,只是经验主义者,一周可能才打一次……

如何才能做到极致?

首先,要尊重规律,什么是规律?就是一项技能五年才能真正入门,所以我总是劝笑笑,别急着挑战,又是一个月挑战谁,又是半年挑战谁,必须要把目标定得非常的理性,就是5年内本地没有对手。

其次,要尊重科学,什么是科学?专业的羽毛球动作就是科学,是体育学理论专家研究出来的,最符合人体结构的发力方式,那么就要把基本动作做到极致,业余菜鸟级别的时候,谁熟练谁力气大谁占优势,真到了拼技术的时候,每个细节都是非常关键的,看你手上是否有活。

最后,要循序渐进,按照5年的标准去规划,第一年训练什么,第二年训练什么。

我是先规划了自己的五年计划,然后又规划了年度计划,然后拆分到日计划里,每天晚上看完书,我就要看看羽毛球教学视频,然后写下次日的训练计划,先去训练,训练完了再跟球友打着玩,有条不紊。

现在,笑笑的战略是挑战高手,进步非常快,我的策略则是训练基础动作,所以我打不过笑笑是必然的,因为他有实战经验了。

但是我若是用心打,他可能打我不容易,甚至打不了。

有时我在想,大家来找我玩,总是问那问这,为什么没人问我怎么学习呢?我最核心的竞争力其实是学习,就如同我认为我驾驶已经到了非常出色的地步,因为我系统地学习了五年,每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,包括我单车跑四川一个来回,媳妇一点都不担心,她坚信我能安全回来。

我喜欢拆分学习。

例如我学历史也是如此,我按照10年去规划的,然后把朝代划分到了10年,然后又划分到了日计划里,例如我在写大禹治水的时候,说明我在读夏朝历史,例如我写曹操的时候,说明我在读三国时期的历史了。

我读历史的方式也很特别,我只研究人物。

慢了才快。

例如学地理也是如此,国内地理我是把它划分成了34块,每个月研究一个省。

研究完了国内,我研究国外。

这样我每天的学习任务是非常准确的,负责帮我学习的老师把文章汇总起来,然后发给我,我直接打印出来,躺在床上就看完了。

那天喝多了酒,问我有什么目标?

我说,20年后,我像今天的高晓松一样博学。

高晓松是当今第一网红。

他有几千万的粉丝,那都是货真价实的。

你觉得他缺钱吗?

他现在搞了个杂书馆,光签名书系列就有10万册,这个价值就上亿,他不想卖而已,他卖1000元/本,能抢破头,关键是1000元他是不舍得卖的。

这些书是他们几个收藏了30年。

昨天我签了一批柴静的《看见》,那字刚劲有力,特别的俊秀,使我又想起了球馆那个姑娘,她不比柴静长的差,但是一写字,完了。

她与柴静至少差了两代人。

这个,是靠努力无法逾越的!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